浮云游子意

【主角受only】
all叶修
all金
all吴邪
hp吃德哈
dw吃杰佣(all佣也不是很介意)
aph联五耀(all耀也很好
漫威喜欢钢铁侠
喜欢吴邪,王耀,哈利波特,金,叶修,佣兵(奈布·萨贝达)

【all金】我要和你一起飞

       凹凸大赛已过去半载有余,金和他的姐姐秋带领凹凸大赛的众参赛者们英勇的与七神使英勇决斗的场面依旧是人们闲聊的话题。


        但金和秋依旧在忙着建设登格鲁星球。格瑞在七神使那儿知道了自己的仇人后,一刀下去,结束了童年时刻给自己带来了无数的阴影的噩梦后跟着秋和金一起着手与建设登格鲁。



         登格鲁作为一个矿星,虽然资源丰富,但迅速提高经济水平还得假以时日,进很少见到格瑞完全放松下来的样子,总是匆匆交代他照顾好自己就走了,姐姐也是。

        金因为不擅长外交所以被姐姐按在家里做点重要的后勤工作,

       例如做饭了,浇花啦必要时还得帮姐姐审读一些重要文件在汇报给姐姐。

   。。

       在如此的环境下,金能好好的坐那儿安静的认真读会儿书了,而且厨艺在一天天的练习下变的十分优秀,不仅秀到了姐姐,还秀到了格瑞,不信看格瑞的震惊脸(眉毛挑高五毫米)金对此十分满意。总得下来金变的十分人妻。


    。。。在格瑞坚定了把金娶回家的同时嘉德罗斯和雷狮也是这么想的。这两个人一个仗着自己是圣空未来的继承人,一个凭着自己雷王星三皇子的身份打着搞外交的名头,三天两头的往登格鲁跑。


“小鬼,来做我的小公主,只吃鸡掰不吃苦”


“矢量爆头”


“我T……很好小鬼,你成功的引起了我的兴趣,来做我


的三皇妃,整个雷王星都给你”


“ball ball you 雷狮,做个正常人吧”


“行吧小鬼,今天是你的生日,不逗你了”


“这个给你”


“……这是钻戒吧”


“嗯哼”


“我跟你讲,雷狮,姐姐不让我早恋”


“单纯的祝福,美好的愿望,就这样。”


“就这样?”


“你想要更多也可以啊,小鬼”说罢,欺身而上,完美


壁咚,怀中松松围住一只金。


“雷狮……”双颊上染的上绯红昭示着金的慌张心情,雷


狮在金的唇边轻轻一吻便抬起头来,佩利在远处喊他




“生日快乐,小鬼”低沉的声音撞击着金的小心脏,噗通,噗通的。金忍不住抱头下蹲平缓心情,造成这一切的罪魁祸首早已远去。


“渣渣”!


“嘉德罗斯!”


        表面上两人在打架中生出的友谊延续至今,实际上嘉德罗斯背着金偷偷升华了好几回,假装不知道的金十分单纯善良不做作的天天明目张胆的给嘉德罗斯发着朋友卡。看着笑的不亦乐乎的金,嘉德罗斯丝毫不嘴软的咬了上去


      “嘶……我确定了嘉德罗斯,你就是属狗的”捂着脸一脸拒绝的样子和嘉德罗斯略带笑意的眼睛对视“本王亲自给你过生日,结果渣渣还不待见我是吗”


“这不能作为你咬我脸的理由”


“这是我对你的标记,免得某些人觊觎”


金认为即使自己过完这个生日自己也还很小不应该早恋,所以他假装听不懂的样子挑开了话题


“所以呢你送我什么”?

随即嘉德罗斯从怀里摸出一个板子扔给金“圣空最新技术,能让你无时无刻不拜倒在我的英姿下。”金不想提醒嘉德罗斯最近愈发的自恋,他有另一个想法


“亲爱的嘉嘉,我想把他引进到登格鲁”


“当然可以,我的金儿,只要你做我的王妃”






我怀揣着确定的心思,让他化作层层碎片,即使藏在心尖,只要你的笑脸永驻。即使时间飞逝,我们也能形影相见

————————end————————

赶上最后一刻


玖玖玖感冒灵:

CPP无差别同人站:

【转发抽奖】转载本条,11月25日抽1名小太阳送金盒蛋白模。

1125金色时光企划 X CPP无差别同人站 生日庆典即将开启——

点我查看具体企划内容

点我查看如何投稿】2018年10月26日 至 2018年11月25日,努力产出,一起来将11.25这一天染成金色吧!

 

掬一捧海水,

取一方蓝天,

涂抹上初春的晨光,

与夏日的暖阳。

上天是否就是这样做成了你?

 

“你们休想——跨过这一步!”

“无论什么理由,同伴,是永远不能背叛的!”

“我们是绝对不会输给你的!”

 

他是天上星光落世,

唯愿他明亮,唯愿他闪耀。

 

↓↓应援奖励↓↓

★CPP开屏★

2018年11月25日前企划总投稿量过50,将由主办方提供11.25金生日当天CPP开屏。

★个人奖项★

安利能手奖、挖矿不停奖、植树造林奖、脑洞星人奖、最佳互动奖、勤奋评论奖、阳光普照奖,只为邂逅爱他的你。

(企划详情见图ヾ(✿゚▽゚)ノ)


祝我又老了一岁

非典型暗算(下)

       雷狮早上起床听帕罗斯和佩利报告完外出巡视的情况后就很闲的出门转圈了,结果一个参赛者都没看见,打架抢劫通通干不了,闲的发慌,左转转,右转转看到一个金发美女。
    

        美女不重要,重要的是这个美女长得莫名像金。然而还没有等他出手就被安迷修抢先了,雷狮藏到树上,打算来一波大的,先欺负一波安迷修,再给小鬼炫一波。

       然而却听到了一波不得了的事情,小鬼需要去找人告白。告白?找我啊,我觊觎你好久了你不知道吗!告白的最佳人选在你上面啊!

        所以雷狮毫不犹豫的从树上跳下,然后被安迷修用剑指住了脖子“离王子殿下远一点,恶党”

       雷狮很迅速的闪避,雷神之锤噼里啪啦闪着光,一道雷就要劈下来。

        被金一把抱住腰往后拖“我们热爱和平,和平使我们快乐,雷狮我们不要打架”
        

        “行吧我同意了”一把回抱住金。
         “?”喵喵喵?雷狮不反驳一下吗,这不符合他的人设啊?金有一些震惊,他还以为有一场恶仗要打,矢量箭头都准备好了!
安迷修深知雷狮不和他打的原因,不就是有王子殿下可以抱吗!他才不嫉妒!所以他把剑收起来了“cnm的雷狮把王子殿下放开”

         “看到没媳妇儿,嫉妒使人丑陋,呵”

         “他还没有向你告白,他不是你媳妇儿”

         “他马上就会向我告白,所以他就是我媳妇儿”

         “他不会向你告白”

         “他会”

         “他不会”

           “幼稚鬼”金在雷狮怀里嘟囔。

         突然,金的眼睛一亮,他看见了格瑞!

          “格”!“瑞!”

          格·表面在森林里散步·实则找自己发小·瑞听到呼唤飞身跑来,看到金被雷狮抱住立马举起原谅大刀(雾)砍向雷狮。

          “格瑞!我喜欢你”
        

           “好,等我砍完雷狮就娶你”然后猛然意识到金说了什么!
      
           “你刚说什么!你在说一遍”!
 

           被突如其来的惊喜吓到的格瑞面色复杂,几百年的造化啊,金终于开窍了!雷狮和安迷修都掉色了
  



           挣脱雷狮怀抱的金向格瑞解释原因后开始低头扭衣角,徒留三个悲伤的男人在风中凌乱。



————————————end——————————(-.-)

给我点赞的都是天使吧,我的天哪!
有人在评论里喊我大大,我真的受宠若惊。天使们可以喊我果哥(不)

非典型暗算(上)

         金被其他参赛者暗算了,结果就是长出了一头柔顺秀丽的金发,还是大波浪形的,很多女孩子喜欢的那种。

        不幸的是,金宝贝儿是男孩子,他不喜欢顶着一头大波浪跑来跑去。“我是帅气的男孩子,又不是可爱的女孩子”。更不能让金接受的是那个阴他的参赛者说除非他找到另一个参赛者答应他的告白,要不然就等上一个月让头发自己变回去。

        但是姐姐说过只能给自己喜欢的人告白,随随便便说出去是没有小姐姐喜欢自己的。【心情复杂jpg.(金限定版)】
  

        金现在很崩溃,他不是很擅长打理长长的金发,他想把头发扎起来,整个头发糊身上有点儿热,但是凯丽和紫堂被他支去打积分了,整头头发被他呼过来呼过去,说实在的,要不是金的发质好现在头发就已经打结了,所以他现在孤零零一个蹲坐在大树下【可怜,幼小,又无助】
 

        “现在最重要的是找个人解决头发问题,这个人能接受他的请求还不会生气,”【你难倒本宝宝了jpg.(金限定版)】苦思冥想之际一片阴影笼罩过来。
     
        “这位小姐需要什么帮助吗?”

         “?”
         

          猛的抬头,一张安迷修放大的脸,吓得金往后一躲。
       “安迷修。”
         委屈巴巴的声音有点萌到安迷修“竟然是长头发王子殿下吗。”啊,心跳的好快。安迷修捂住自己的小心心。师傅,我看到天使了。
       

         恢复理智的安迷修在金的旁边坐下听金娓娓道来自己是如何沦落到这般地步的。
    
         安迷修觉得有点儿幸福了“所以王子殿下需要找一个人告白,对方还要答应是吗?”

          “嗯:(”又是这种委屈巴巴的声音,安迷修捂住一颤一颤的小心肝儿。

         “其实在下很……”

         “给我告白,小鬼”
  

        “雷狮?/恶党!”

————————tbc——————————

青梅开除了我竹马的位置(4)

      “渣渣!”
   

         金有些慌张,他已经拉不住格瑞和神近耀了,如果再加上嘉德罗斯……
     

         “天要亡我大清”金喃喃不止
     
         “凯丽”
     
           “嗯?”
    
 
            “你把我从这儿扔下去吧,这个高度的话,我应

该是救不回来了”金想,大清亡就亡吧,反正他也不是

皇帝,就这样吧,凉就凉吧,金开始自豹自泣。
     

            转眼间嘉德罗斯已经来到金的面前,一把抓住金

的领子,稍稍用力,轻轻松松抱在怀里,无视金震惊的

眼神,大罗神通棍开路,飞身到格瑞面前“格瑞,和我

打一架,不然渣渣就是我的”
       

               在火焰山的时候嘉德罗斯就看见远处的天边有

一束绿光,凭借着多年和格瑞打斗的经验,几乎立马反

应过来是格瑞的光,嘉德罗斯很快就意识到不对,一般

格瑞不是护着哪个小渣渣是不会轻易出手的,然而格瑞

今天不仅出手了,还有这么绿的光。

           嘉德罗斯大人决定探个究竟,顺便和格瑞打一

架,嘉德罗斯大人已经想好了,到了目的地要先抓住小

渣渣,以此威胁格瑞打劫,如果他打赢了,小渣渣就是

他的,如果格瑞不打架,小渣渣就抵押给他,美滋滋,

        即使不能和格瑞打架,渣渣也是他的。但刚刚到达

目的地的还是有些震惊,渣渣金突然出现在他的面前,

惊喜来的太突然了,心里有点小幸福。
       

         然而格瑞不幸福,格瑞特别不幸福,先是突然出现

和他抢正宫不发小之位的神近耀,为了护他,金已然站

到了和自己对立的一边,现在又来一个嘉德罗斯扬言要

抢他老婆,旁边还有一个蠢蠢欲动要搞事的凯丽,今天

是出门没有看黄历吗?过得真是太糟糕了,烦躁堆积在

心头,烈斩直指嘉德罗斯。
       

        
        神近耀沉浸在找到媳妇儿(雾)的欣喜之中,只是

没有预料到自己有这么多情敌,虽然他知道金是一个很

招人喜欢的大宝贝儿,但他没有想到有这么多。
       

         顷刻间神近耀悄无声息的出现在嘉德罗斯后方,
     

          “抱紧我,渣渣”逆着风一跃而起,围巾随风飘扬,

啪的甩在了金的脸上
       

          “……”mmp被围巾糊了一脸的金
      

            耍帅有些许失败的嘉德罗斯单手环住金宝贝儿,

挑衅的冲格瑞张扬一笑“既然你不答应,那渣渣我就带

……”
       

           话音未落  小刀猛的从耳侧飞了过来,大罗神通棍

立马做出反应,猛的一挥挡住刀锋。
      

           “耀,你不要跟他打,快走”     
       

           随后就是大罗神通棍的发力,将神近耀硬生生的

退了几步。
       

           “渣渣!这又是你哪个相好”?!
————————————————tbc————————————
嘉嘉生气了,因为金金有一个他不知道的老相好呢
(可啪)
   
期末刚考完,手机刚拿到,对于前段时间突然消失十分抱歉,还在粉我的真的是天使

     最后我有手稿好多都写完啦,但是不想打字,排版好难

(all金)青梅开除了我竹马的位置

        “格瑞”即使金再神经大条也能感觉到连个好友间之间不妙的氛围,虽然不知道格瑞为什么生气,但金是不打算让他们打起来的,所以金迅速的将自己的小箭头召唤出来缠在手上,以防不备,所以整个画面看起来就像是金为了不让格瑞伤害神进耀而和格瑞对立。
      
         “为爱而战,都是真男人”。凯莉咬着棒棒糖扭头和紫堂幻说,俨然一副搞大事的样子而紫堂,紫堂有点慌,格瑞预赛第二,神进耀是第八,神仙打架,凡人是参与不进来的,紫堂幻无法现象他们打起来场面。

      “金在格瑞和神进耀中选择了后者”凯莉邓布利多摇头的说道,话语刚落一把绿色大刀直面而来,凯莉急忙一挥手,星月刃挡住了这一击,紧接着又是一刀,是对着紫堂幻来的,来不及做出反应的紫堂幻闭上了眼睛,罢了,命丧于此,大概是天命,此生能交到金这个朋友已是足……诶?刀还没有落下,电视剧到这不应该是已经穿胸而过,然后女主角不是)金抱着他泪眼婆娑的吗?

     紫堂幻睁开了一丢丢眼睛便看见金用箭头努力扯着烈斩的样子。
     “紫堂,闪开”紫堂幻急忙向一边躲去,一道绿光闪过,身后的林子倒下一大片。

      一道黑影闪过,神近耀已经和格瑞对上了,一道绿光冲入天际,格瑞背后无数把烈斩被具现化,金抬手召唤了矢量滑板飞到神近耀的面前,格瑞的对面,矢量盾牌稳稳落下。
   
      “金,让开”。
      “格瑞,你冷静一下”
      “让开”!
      
      神近耀按住金的肩膀把他带到了身后抽出太刀护在身前当下来迎面而来的绿刀。
    
       “喝!”格瑞又是一刀下去,心中愈加愤怒,这种来历不明的人站领了金在心中自己的位置,他怎么可能同意!

        刀剑声在空中丁丁铛铛的响着,金现在被凯莉挂在了星月刃上,因为他刚刚被一道剑气从矢量箭头上掉下来了,他现在有些急躁,但很快更急躁的事出现了。

       “渣渣?”
       嘉德罗斯来了。
——————————————tbc———————————————
嘉嘉出来了,
瑞瑞和耀耀打上了
金金很焦虑

(all金)青梅开除了我竹马的位置(2)

       瑞哥内心戏多注意,ooc注意

      “啊,是格瑞啊”
       金很开心的挥挥手,但也只是挥了挥手,没有做出下一步动作。
      
        然而这已经让紫堂很震惊了,平常金不是应该已经飞身扑向格瑞吗!今天是怎么了!紫堂的内心很复杂,但远远比不上格瑞复杂。
        
         从早上从寒冰湖醒来没有听到自家发小元气满满的声音,哦对,现在不能说发小了,应为他刚刚被单方面开除了,呵呵哒。
      
          但现在他现在亲自走到金面前了,金还没有粘过来,并且金似乎对开除自己发小这件事毫无留恋!啊……心好痛。好了,瑞哥已经ooc了

           格瑞的内心很是波澜,但他面上显得自己很平静,就是语气有点冷。

          “金”
         格瑞强忍住内心的委屈(不)波动问道“他是谁”空气中都似乎要有冰渣渣掉下来。

         金抖了几抖,神进耀顺势把金团到自己的怀里
        “……”
        “是有一点冷啦,耀你抱太紧啦”

        金浑然不知自己做了什么只是开口道“格瑞,这是耀,神进耀,就是我带你回家前跟我和姐姐住在一起的人,但是他后来出去游历了,哼╭(╯^╰)╮,后来才告诉我。”
       “……”
      “好吧,耀我原谅你了”  “耀,这是格瑞,我最好的朋友”
     
      格瑞深吸一口气,好么,这下连金前几天去哪都知道了,每次回来的时候面上气呼呼眼里却要开出小花来,起初他还以为是遇到不顺心的事,还想要悄悄解决掉那些人……谁知道……
    
       格瑞又深吸一口气,压下内心疯狂的醋意冷眼看向了神进耀,神进耀察觉到了这股凶狠狠目光恋恋不舍的收回看向金的目光,看向格瑞……

    ‘离金远一点’
    ‘凭什么’
    ‘你对他不怀好意’
    ‘我要娶她’
     ‘不可能,我不同意’
      ‘你管不着’
     ‘我是他发小’
     ‘你没有听见金已经把你开除了吗’
      ‘单方面’
    …………
      这是一场无声的战斗,没有武器的碰撞,没有元力的互搏,这是一场关乎自身尊严的斗争,这是一场关乎自己未来老婆的战争,硝烟渐渐向四周弥漫……

      “格瑞”金察觉到了不对

____________________tbc____________________
耀耀,金金和瑞瑞小时候的爱恨情仇

下一章大概会有嘉嘉
      

    

青梅开除了我竹马的地位

        金今天很开心,特别开心,开心到周围冒出小花花

的那种开心。
        
         因为他找到了从小到大,也可能没有大,就是从小

玩的特别好的一个人,关系不是一般的亲密,是特别的

亲密,据金亲口承认说他们俩好到一直同盖一张被子,

同一张床睡觉的那种,一直到那个发小离家的那个晚上

他们俩还同盖一张被子。
       
        凯丽很惊奇的提出疑问:“格瑞不是和你一起长大的

吗,格瑞知道吗?”
 
         “嗯,格瑞不知道。”金很肯定的点头,并亲昵的抱住身旁的发小。

          “我从小就和耀在一起,格瑞是后来我在矿洞旁边捡到带回家的,那会耀已经走了。”金颇有怨念的埋进神进·真·幼驯染·耀的怀中蹭来蹭去。
         
          真像妻子见到远归丈夫归来时的样子,紫堂没有

说出来但他相信凯丽一定懂他在想什么,一定知晓他的

内心。果然凯丽正面色复杂的看着金对神进耀撒娇的样

子。神进耀不仅没有拒绝,相反,他也回抱住金,一手

环住腰,一首顺着金头上不安分的毛。好么,丈夫远归

回来安慰自己空守在家的小娇妻。好一幅夫妻情深的画

面。
    
        但是凯丽拒绝吃着玩狗粮并且还要踹翻它“神进耀是

你的正牌发小划掉,竹马了,那格瑞怎么办?”凯丽抱

着搞一个大事的想法假装没有看到金身后不远处正走过

来的格瑞问道。

  “恩。。。”金思考了一会儿,很坚定的向凯丽表示“格瑞还是我最好的朋友”

“那你身边这位呢?”

“当然是最喜欢的发小啦!”

“对不对,耀!”金从亲亲发小的怀中抬头睁大自己萌萌

哒的大眼睛。

“……”

“恩!我也这么想的”

“……”

“唔,我也最喜欢耀了。”
       
        虽然凯丽和紫堂不是很懂金好神进耀是怎么交流

的,但能感觉到两人周围飞舞着小花花,小花花在金和

神进耀刻意的营造下映现出了粉嫩嫩的少女色。
        
         和两人颜色完全不同的是已经走到金身后的格瑞,

和周身显露出的黑漆漆的背景,以及黑漆漆的脸色。

“金”
_------------------------------------tbc------------------_----------------------
em  。。。我就不在一会老婆就已经和别人走了

(all金)我的青梅,不,是我的青梅

        “晚安,紫堂”

         “晚安,金”
        
        深夜,月已偷偷爬上坡头,辛苦劳累的一天一定会在美好夜晚里的幸福睡眠带来的好梦一并消散的。
这是金宝贝把自己裹进被子里,闭上眼睛后前一秒的想法……

          “明天也是美好的一天……”金宝嘟嘟囔囔的梦呓出口,然后就如同失重般下沉到一个看起来很富饶自己却不认识的地方,热闹的街市,来来往往的人,并没有因为金的到来停下脚步。

        金很迷茫,他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也不知道自己为什么一闭眼就出现在这里。“不会有人偷袭我吧”“这是谁的技能么”警惕感忽的一下涌上来,金慌张地望了望四周“……没有可疑的人啊……”金的口中喃喃不止,抬脚准备去四周逛逛“这样逃跑才有好路线啊”“我真的太机智了”金很开心,他觉得自己突然变得好聪明却忘了自己是路痴的事实。
     
       慢悠悠的晃着晃着不自觉的晃到了人家皇宫附近,东走走西看看全然一副旅行的样子。

        旅行的话自然要去当地最有名的地方逛逛尤其是里面,多逛几圈。所以金宝来到了宫殿的后门,偷偷摸摸的翻墙进去,左拐右拐不小心逛到了一个看起来人迹罕至的地方,门口连人都没有,但金还是翻墙进去了,”开玩笑万一有埋伏怎么办”,”姐姐说了要小心谨慎的”
院子很是冷清,几片叶子落下无端生出萧瑟的气氛来,金磕了个冷颤靠着矢量箭头爬上了树,刚坐稳就听见门口有响声,不一会儿一帮孩子就进来了,说是孩子但看起来不是是很小了,大概都有个十三四岁的样子,领头的是个头发十分张扬的小孩,一头黑发在风中飞舞着。紧接着他就一脚踹开了大门气势汹汹的进了里屋。随后屋里传了女人的求饶和一阵阵谩骂,一声声“小闲杂种”
从屋中传出,金皱着眉头,他大概是碰到深宫后院欺凌弱小的现场了……

        慢慢的声音小了,紧接着又是踹门的声音,几个人又嚣张的走了,黄叶覆盖上新的足迹,小院再一次静悄悄的了……

        金刚打算从树上下来就看见一个瘦弱的孩子摇摇晃晃的从屋里走出了,金凭着很好的视力约摸着认出他大概是雷狮海盗团的卡米尔,只是身形似乎小了一码,金打算下树和卡米尔打个招呼时,一脚踩空掉到树下,因为矢量箭头的缓冲摔倒不是太惨,但剪头也慢慢发着光消散了,揉着脑袋的金一扭头,刚好和卡米尔的眼睛对上……时间仿佛静止下来。
————tbc————
卡米尔:啊,老婆的气息